親,您好,歡迎來到形婚網!  |  登錄  QQ登錄  新浪微博登錄  開心網登錄   |  注冊

緣來緣去

32歲 未婚 甘肅 蘭州 181厘米 本科 5000~10000元

愛一個人意味著什么呢?這意味著為他的幸福而高興,為使他能夠幸福而去做需要做的一切,并從這當中得到快樂。一般的宿命,就是我們總會遇見一些人遭遇一些事。然后,看著命...

打招呼>> 送禮物>> 發信件>> 看資料>>

發布時間:01-30 03:00

分類:婚戀課堂

市街之梟(二)

作者:緣來緣去    天氣:陰天    心情:一般    閱覽次數:

市街之梟

鏡頭呈現一間在日本常見的私人公司的辦公室,不大但也絕不太小,隨著鏡頭的搖動可以看到辦公設備是一應俱全,把屋子塞得滿滿當當的,看上去顯得有些雜亂,一張很寬大的辦公桌上堆滿文件書類,在一面墻角掛著一副紅色的拳擊手套,它的旁邊是在日本常見的練習劍道用的護具和竹刀,使這間辦公室顯出它的一些職業特點。這間主室的另一面墻上安有幾扇小門,那里應該是提供私密空間的場所。
私人偵探北岡基彥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邊喝茶邊盯著電腦屏幕上的文字,他正利用網絡查找兩年前的報紙上的新聞記事。被依賴尋找的人意外的遇到難航。北岡正要提筆在一直隨身帶的筆記本上記下什么,突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請進!”北岡大聲對門口喊道。門隨即被推開,門口站著一位戴著圓形眼鏡身體瘦長的青年,臉上一副不安和膽怯的神色。
“這兒是北岡偵探事務所嗎?”來人小聲地問到。
“是的。”北岡一眼看出來客不是日本人。青年穿著短小厚地不合時宜的西服上衣,下身是一條暗色的又皺又臟的高爾夫便褲,露著腳裸,一副狼狽不堪的樣子。
“請進!”不禁動了惻隱之心的北岡用比任何時候更客氣的口吻招呼著來客,正要起身去讓客進屋時,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北岡伸手抓起電話貼在耳邊,就聽到話筒里傳來熟悉的女人的聲音,很久沒聽到這聲音了一如那樣甜美富有磁性,北岡不由心里動了一下。來電話的女人叫明日香,北岡的老相好,附近地鐵車站邊上一個小酒吧的年輕漂亮的老板娘。
“嗨咿,今天吹的什么風啊,明日香!”北岡知道明日香突然找他一定有事。
“一會兒有個男青年會到你那兒,叫小陳。”明日香急著說事,沒有理會北岡的調侃。
“小陳”。
北岡從明日香電話的口氣聽得出來對方真的急著說事,馬上抓起桌上的一支筆,嘴里一邊重復著明日香告訴的名字一邊在筆記本子上寫著。剛進門來的青年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急忙用手指著自己,嘴里也念著:“小陳,小陳”,示意自己就是小陳。
“哦,他已經到了。”北岡向小陳點頭示意表示知道了他就是小陳。
“這樣說話就簡單了。他在金錢的事上遇到了麻煩……”
“我也愁著沒錢用呢……”北岡嘆了口氣,不再和電話那頭的明日香調侃了,嘴里又嘟嚷了一句:“奇怪,怎么到我這兒來的怎么都是窮人?”
“他真的很可憐!是從中國來的就學生,學校完了以后在一個地方打工,現在卻拿不到工資,雇主躲了起來找不到了……”
“哦,想找到雇主,要回工資,是這么回事吧。”
“對,對,很簡單的事吧,小陳他們找到我這邊來,這不是我能幫得了的事,就把他介紹到你那兒了……”
“我問一下行嗎?”北岡打斷了明日香的話。
“什么事?”
“跟他說了費用的事了嗎?”
“嗨咿——所以可以從這次討回的款中扣除嘛,這樣跟他們說的。
北岡抬頭很隨意似的打量著小陳,看他一副窮困潦倒的樣子,明日香是個軟心腸的的女人,知道他北岡也一樣是個熱心腸的愿意幫助別人的好人。明日香在電話里卻一直還在夸贊小陳的人品,說因為人太好太老實才被騙的。
北岡將話筒放回機上,關掉電腦的電源。轉過身來叫小陳坐下,問道:“會說日語嗎?”
“嗨咿!會一點,對不起,一點點……”小陳羞澀地笑著回答,那副圓形眼鏡戴在陳的長臉上怎么看都不合適,北岡想,但是透過鏡片看到陳的那雙善良的眼睛卻給他相當的好感。
“到底出了什么事?”北岡問。
“真狠哦,日本人社長真的好狠心哦!”
陳頓時打開了話閘,北岡耐心地聽小陳用那半生不熟的日語急切地談了起來。從陳的日語發音北岡聽出陳是來自中國福建的學生。小陳由于過于急于表述,顯得語無倫次,北岡大半沒聽清楚小陳說了什么,轉身沖了一杯速食咖啡放到小陳面前的桌上,讓小陳不要急,慢慢地說,盡量把事情的原委講明白,說清楚。
“我……”小陳沒有客氣,一把抓過北岡放在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這才緩過一口氣慢慢地又談起來。
原來小陳在半年前找到一份做清掃的工作,后來公司老板見小陳工作賣力,人很老實就找到小陳要他介紹朋友過來,越多越好,還可以按人頭提成給小陳介紹費。小陳于是就很積極介紹了很多同學朋友過來。公司給小陳他們簽訂了工作合同,合同約定工資按日計算,每天6千日元,每月的月底發薪,合同每半年更新,并給他們安排住宿,房租從工資里扣,但比在外面自己租房子要便宜。公司每個月月底并不全額支付工資,只支付一小部分的生活費,勸誘小陳他們將剩余的工資存放在公司,公司給他們比銀行更高的利息,并且在公司里存錢的人公司可以優先照顧分配好的工種,這對小陳他們也是很有誘惑力的,到半年后合同更新時公司再一齊支付給小陳他們剩余的全部工資。
小陳不但替公司老板找了很多人來,而且工作非常賣力,社長和公司里僅有的兩個日本職員對小陳都很滿意,表面上相互關系非常好。就這樣,小陳每天上午到日語學校上課,下午在一家中國餐館洗碗,傍晚開始就由這家公司派到各處大樓公寓做清掃一直到深夜。
小陳的公司除了小陳和他的朋友以外還有從亞洲各國來的一共有七十多人,大家在公司里的存款也達到了相當可觀的數額,光光小陳就有百來萬,可是前不久在半年合同更新時公司并沒有如約還付給他們剩下的工資的意思,小陳他們追問了社長,社長答應說過幾天給他們回話。
在約好回話的那天,小陳他們很早就趕到公司,但是公司里卻看到辦公室里空空蕩蕩的,以前擺在那里的辦公桌柜什么的都不知去向,公司里更是空無一人,正在小陳他們在發愣的時候,門口卻推推搡搡地擁進了一批滿眼充血,形象惡劣的黑衣男,好像也是來討錢的。
見到這一副的情景,被小陳介紹來工作的同學朋友就都圍起小陳逼問,吵嚷著要小陳代替社長支還他們在公司的存款,認為小陳是與社長串通一起騙取了他們的錢款,不管怎樣,大家要小陳找到社長,討回他們的存款。
“我也是受害者呢,可是大家都不相信我的話,他們給我兩天的時間,我要是不能替他們找到社長討回存款,大家是絕不會饒過我的,我落的真慘,家里還有老婆孩子,他們也正等著我寄錢回去過日子呢,真的求求北岡先生一定想辦法幫我找到社長,討回我們的錢。否則我是就是能回國也回不去的。”
小陳說著說著用手提起眼鏡,用手擦著眼角。
北岡聽得真要跳起來了,明日香啊明日香,你怎么給我招攬這樣的生意呢?這就是找到社長,討回錢,小陳的也不過百來萬,按百分十的手續費也就十萬,先期費用是不指望小陳能付了,憑經驗這樣難辦的案子先期費用就是從十萬中扣也不夠的。雖然被騙走的錢額總數應該不小,但是找上門來的只有小陳一個,其他的人并沒有向他做任何的法律意義上的委托。
“社長的名字叫什么?”北岡突然提起嗓門問小陳。
“叫新井武。公司的名字叫新井組股份有限公司。地址在南池袋。”
小陳取出被折弄地又臟又舊的一張名片和一張公司發放的存款借條證明的復印本給北岡,作為僅有的證據材料。
北岡不客氣地對小陳說:“我們把丑話說在前面哦,我不是為了慈善才開這個偵探所的,我也要過日子的……”
“……啊,是說手續費嗎,要很高嗎?”小陳馬上領會了北岡的意思,很快就把話插了進來,日本人做事很規矩,一是一,二是二,小陳來日本雖然還不久,但是這一點還是非常清楚的。
“一般的三天的調查費是……”北岡擺出五個手指頭,小陳在那兒不斷眨著眼,
“五千日圓是嗎?”
北岡想訂正是五萬日圓,卻點頭默認了。小陳卻盯著北岡追問:
“那以后的費用呢?”
“一天多少費用,分上、中、下三個等級……”
“上呢?”
“上五萬,中三萬,下一萬。特例的話是雙方商量著給多少,金額看工作的危險度和工作量來定。”
“我……,我愿意付這些錢,但是……,現在就只有這些……”
小陳從身上掏出一個超市的食品袋,里面包裹著幾張紙幣和幾片硬幣,小陳將它們都倒在了桌子上,三張一千日圓紙幣都被壓得皺巴巴的,還有幾枚百圓硬幣,像是顯示誠意一樣,小陳又從褲袋里拼命掏出了幾枚十元,五元,一元的硬幣,北岡示意制止了小陳。
“可是……”小陳一副為難的樣子。
“這樣行嗎?我在這里給您做飯,打掃房間,還有什么其他的事,我都可以做,反正我也沒有去的地方了。”
小陳邊說邊轉過身子將北岡的辦公室環視了一遍,挽起袖子就要動手做什么,北岡上前按住了小陳說:
“等一下,等一下……”


《待續》
0
只有登錄會員才可以進行評論!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
2019年107码报资料